经济企稳,改革还远吗——2017中国经济展望

发布时间:2017/1/3 资料来源:价值中国网

陶冬 原创 | 2016-12-28 02:00 | 收藏 | 投票 编辑推荐
关键字:中国经济 
 
    本文作者陶冬,瑞信董事总经理、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,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

  2016年的中国金融市场,始于一场股灾,终于一场债灾,间中人民币汇率还有几次颇大的波动,人民币利率在第四季度开始攀升。不能不说,这是意外横生的一年。

  意外,顾名思义就是意料之外的事件,其实有其内在规律。当政策绷得太紧之时,当投机过于炽热之时,当估值大幅偏离基本面之时,往往一个小的事件可以触发资产价格的极端波动。此时此刻,中国经济和市场便处在这样的环境中,2017年也面临着同样的风险。

  与2016年相比,中国还有几个重要的新特征。

  第一,2017年是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换届之年。中国领导人在过往有一代两届的习惯,不过这次中期换届的人事变动可能大过以往。在政治交接之际,维稳大过天,除非意外的大事件发生,政策上不主动做大的调整一般是惯例。换届,可能对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、汇率政策、风险管理模式均带来影响。

  第二,货币流动性收缩已经开始。中国人民银行的政策利率没有出现变化,但是从任何意义上讲,货币环境已经开始趋紧,这与国际大环境是同步的,也符合控制过度金融投机的国内政策需要。资金市场流动性紧绷、债市融资暂时断流的情况不会全年持续下去,但是货币政策悄然收紧却是一个新趋势。

  第三,财政政策处于两难状况。2016年下半年起,政策性银行主动出击,公共开支力度明显加强,基建设备订单上升,原材料价格反弹,这是经济企稳的主要原因。但是企业税负沉重,民企不愿投资也是不争的事实。中国的财政刺激全是政府花钱,与减轻企业负担有些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“之感。

  第四,“房子是用来住的”。是乃住房政策思路上的一次重大改变。这些年来住房被视为拉动经济的增长引擎,住宅的金融属性超过居住属性,成为资金入市的主要原因。天量的流动性和缺少其他投资渠道,助长了房市的炒作,并形成恶性循环。让住宅回归居住属性,意味着政策上不再暗地助长房市炒作,对过热城市实施必要限制趋向常态化。

  第五,人民币贬值预期构成政策掣肘。2015年8月开始的几次贬值,彻底改变了国人对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的预期,资金出走成为2016年中国经济的一大故事。资金外流不仅迅速消耗外汇储备,更吞噬了货币政策的运作空间,还进一步降低了企业投资的积极性。人民币汇率何去何从,对2017年的经济状况有直接的影响。

  最后,中美关系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。特朗普在竞选中扬言对中国产品施以惩罚性关税,并标签中国为汇率操纵国。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言行及在经济部门首脑的选择上显示,他的确有将竞选承诺付诸实施的打算,只是暂时不清楚会走多远。美国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,特朗普对华政策对中国经济有直接重要的影响。

  在这种大的政策环境下,中国经济在2017年会如何前行?

  首先,经济已经有明显的企稳迹象。以PPP为特色的投资势头已经形成,基础设施投资再次成为引领增长的主引擎。同时,房地产新开工项目增加,对经济产生乘数效应。消费稳定,汽车销售大幅反弹。以原材料为首的上游产品价格大幅回升,并刺激物价的全面上扬,通货膨胀概念久违地重现。笔者不排除2017年上半年GDP增长达到7%的可能,CPI明显突破3%应无悬念。

  经济增长短期来看已经企稳,为改革提供了一个近年罕见的窗口期。高层在思路上似乎也放弃了不惜代价保增长的政策传统,这些对于推动改革进程都是正面的。中国经济要想回到自主可持续增长,必须打破国企垄断,必须降低企业营商成本,以此重新燃起民企的投资积极性。自从十八届三中全会,改革呼声很高,但是实施效果并不理想,利益所在使然,各级官员不作为使然。2017年能否真正让改革迈开步子,唯有时间可以给出答案。

  中国经济为了维持一定的增长速度,经济杠杆越压越高,金融在经济中的占比迅速上升,甚至远远超过了发达国家的水平。从地方政府到国有企业,从开发商到金融机构,资金借贷比率十分高,中间还有许多灰色地带、违规行为。近期的房地产热,还将高杠杆倾向传染给了部分买房人。高杠杆永远是一个金融风险,在资金成本突升的时候其风险度更被放大。笔者认为,2017年便是这样一个资金环境,信用违约事件应该有明显的上升,如何控制系统风险,成为监管当局的一大考验,也是所有市场参与者必须认真对待的。

  风险上升,不代表机会不存在。笔者认为,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在2017年稳中带升。无论从人口结构还是从承受能力看,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存在着估值过高的问题,三四线城市更面临巨大的库存压力。但是今天支撑房市的不是居住属性,而是金融属性,房子是一种金融产品,是受到流动性热捧的投资品。对于房价暴升的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,地方政府通过限购限贷加以遏制。笔者认为北京并非想打死房市,而是试图以滚动式调控将热钱逐步引导向三四线城市,为”去库存“服务。

  房地产金融属性的逻辑,应该适用于2017年的股市。如果中国人民银行能够维持目前的流动性,资金流入房市速度趋缓,流向海外渠道不畅,则股市有得一升。经济企稳、盈利回升、通胀显现,均可能成为股市走好的催化剂。笔者认为,市场目前的最大敌人是风险溢价。当然,靠流动性驱动的市场必然波动。

  中国经济的消费结构,近年出现了重大的变化。服务业消费的占比迅速提高,个性化、体验式消费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。这是今后经济增长的趋势,也是供应端必须迅速适应的结构性变化。与此同时,以IT行业为代表的产业升级换代势头十分迅猛,有些领域已经有引领世界潮流的态势。笔者对中国经济转型不悲观,只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,间中不排除周期性的回落和金融去杠杆。另外,民企的参与度将决定下一个周期的增长潜力。

  2016年人民币汇率一贬再贬,牵动着寻常百姓的心。近月其实不是人民币贬值,而是美元升值。特朗普通货膨胀故事和美国联储加息行动,触发了美元飙升,人民币随同其他货币走软。笔者相信美元强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人民币兑美元依然处在缓慢贬值的轨道上。不过,中国经济对欧洲、日本经济的相对基本面,于2017年则在改善之中,中国政府在维稳心态下也未必主动制造大幅度的贬值。笔者预言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在2017年稳中略降。

  中美关系,是2017年的一个突出不确定因素。中美经贸关系早已融合在一起,硬要制裁中国产品,最终受到伤害的不仅是中国的出口企业,还有美国的消费者,何况中国也有不少反击手段。在此逻辑下,一般的结论是特朗普上任后会对中国产品和汇率作出象征性的惩罚,随后两国领导人在斗争和磨合中彼此了解,经贸关系逐步稳定。不过用精英的逻辑来推断特朗普的行为,在过去并不成功。

  综上所述,笔者预测中国经济在2017年相对稳定,结构改革和中美关系乃两大看点,楼市稳定,股市看升,信用风险上扬,汇率稳中走贬。由于流动性和货币政策处在极端状态,市场大幅波动估计难以避免。

打印】【关闭窗口

网站首页
网站地图
广告服务
联系我们
中国民营经济网 版权所有 地址:武汉市建设大道568号新世界国贸大厦2316室 北京复兴门内大街49号
电话:027-85267446 传真:027-85267446 邮政编码:430022
电子邮件:info@chinamy.com.cn 备案序号:鄂ICP备05022104号 技术支持:矩阵科技